上钢联数据分享到:评论引言

国内玉米临时收储政策退出后,玉米价格波动加剧,农民收益无法得到保障,种粮积极性受到了一定影响。大商所玉米“保险+期货”试点项目的出现,无疑给农民带来了希望,也实实在在让农民得到了实惠。

近日,期货日报记者跟随大商所调研团走访了安徽、重庆等开展玉米、鸡蛋“保险+期货”试点的区域,详细了解“保险+期货”这一金融创新扶贫项目给当地带来的改变。

种粮有了保障农民更有底气

葛翔,1988年出生于安徽阜阳,大学读的农学院种子工程专业,他父亲、母亲和外公均从事育种或与农业科研生产相关的工作。“大学毕业以后,我想在农村的广阔天地有一番大的作为,便一腔热血‘洒’向了田间。”葛翔笑着对期货日报记者说。

2011年大学毕业后,葛翔跟随父亲从事粮食生产。2014年,他所在的合作社从原来单纯的粮食生产转变为林业及经济作物综合发展,目前合作社流转承包土地在8000亩左右,有5000亩从事粮食生产,3000亩从事林业及经济作物的生产,主要种植品种是小麦、玉米、大豆、水稻等。

“东北地区玉米临储政策8元/斤,降幅达到35%,降的这一部分可以说是玉米种植户的纯利润。”葛翔表示,因为投资成本没有改变,玉米价格降了,同时又碰到了自然灾害,当时一些种植大户毫无“招架之力”。“在这个时候,国元保险给我们介绍了防范风险的新工具‘保险+期货’,其中,收入险既保价格又保产量,我觉得这个挺好,为种植大户提供了保障。”葛翔说。

安徽泗县的汪夫利对农业、农村有着同样的热情,他原来在部队是搞航空的,为响应国家号召,2008年回乡创业,开始承包集体土地。第一年没有收益,2009年以后才开始有点收益。因为家里穷,兄弟又多,他没有房子住,就住在地里。“特别是夏天的时候,一阵风刮过,玉米田里倒成一片,灾害过后庄稼没有收益,我就睡不着觉,淮北这个地方几乎每三年就要出现一次这样的自然灾害。”汪夫利告诉期货日报记者。

“我承包了500多亩地,保险每年我都积极参与,包括价格险和收入险等,我看好‘保险+期货’,只要我种地就会参与这个,因为确确实实能给我们带来实惠。”汪夫利说,农民一看到玉米出现问题,心里就不是滋味,如果保险这块能跟上去,农民种地的风险就减少很多。“不是说我们非要保险公司赔付,只需要遇到风险的时候给农民提供一定的保障,心里就能得到安慰。”

安徽泗县农民韩大朋说:“老百姓承担风险能力弱,种地胆子比较小,有了保险之后,胆子会大一点。我2016年参与了玉米价格险,后来就非常喜欢买保险,因为保险有保障,以后只要有‘保险+期货’这个项目,我就参与。”

韩大朋种了300多亩地,正常年头每年能挣十几万元,“保险+期货”让他种地更有底气和信心。

重庆万州区的种粮大户崔建国2017年6月为自家的1500亩玉5万元保费。到了下半年玉米收获季节,由于天气原因及玉米价格的波动,玉米实际收入低于保险金额。根据保险合同约定金额,崔建国一共获得了3万多元的赔付,弥补了种植损失。崔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