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钢联数据分享到:评论中国证券报记者日前走访北京地区多家银行网点发现,2018年年中多家银行大力推介结构性存款的情形已难见到,理财经理在向介绍产品时,更多是推荐净值型理财产品。某股份制银行宣传单显示,该行5万元起售、1年期的结构性存款最高年化收益率为4%,6个月期限97%,均低于同期限的净值型理财产品。

结构性存款规模在2018年曾一度突破10万亿元大关,但在61万亿元。专家认为,随着未来对结构性存款监管的进一步明确,许多中小银行将因为不具备衍生品交易资质而无法开展这一业务,预计未来结构性存款规模难现大幅增长。

存量规模缩水

2018年,结构性存款在经历火爆后有所降温。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中资银行结构性存款规模相比266万亿元,8月末中资银行结构性存款规模突破10万亿元。从规模变化情况来看,2018年结构性存款1-9月呈逐月增长之势,但自第四季度开始规模有61万亿元,较9月末的最高点收缩逾5000亿元。

多位专家认为,结构性存款规模快速增长主要受资管新规的影响。普益标准研究员涂敏表示,资管新规之后,结构性存款逐渐成为保本理财的替代品,受到喜爱,也成为银行揽储的重要手段。同时,此前对于结构性存款监管的空白也推动了结构性存款规模的迅速增长。

兴业研究固定收益分析师梁世超表示,2018年初银行核心存款吸收困难,大部分中小银行通过结构性存款实现存款自主定价,以弥补由于同业负债收缩后带来的流动性缺口。2018年二季度后,随着央行基础货币端的放松,银行低成本负债吸收压力有所缓解,加上结构性存款的相对优势下降,银行为此减轻了结构性存款的发行力度。此外考虑到银行理财新规对结构性存款的规定,部分中小银行不再具备吸收结构性存款的能力,这也是2018年四季度以来结构性存款规模下降的原因。

后续增长空间受限

在结构性存款迅速发展过程中,一些问题也值得关注,比如销售发行管理不规范、属于刚性兑付的“假结构”泛滥等。2018年9月末出台的理财新规进一步明确现行监管制度中关于结构性存款的相关要求,包括银行开展结构性存款业务,需具备相应的衍生产品交易业务资格等。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此前表示,正在制定结构性存款业务的监管规定。

在涂敏看来,不少中小银行尚无衍生品交易资质,甚至中长期都不具备申请此资质的条件,未来结构性存款管理办法对结构性存款的监管将更细致且明确,对不少中小银行来说,或许短期内已无法取得结构性存款的发行资质,也将失去这一重要的揽储手段。预计2019年结构性存款不太可能出现去年规模迅速增长的情况。

“未来结构性存款的监管细则发布后,预计全国性银行和部分规模较大的城、农商行不受影响,发行力度主要取决于各类负债的相对成本。”梁世超预计,在2019年主要负债来源成本稳中有降的背景下,结构性存款增速相对缓慢;考虑到居民存款回表和企业存款增加的因素,结构性存款的规模增长空间有限。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赵亚蕊认为,总体来看,由于结构性存款需要缴纳存款准备金,且回归表内后也需受到mpa等考核指标的限制,加之结构性存款对衍生品投资也有一定要求,预计表内保本理财会向结构性存款转型,而表外非保本理财可能会出现一部分向结构性存款转型回流,但大部分仍将在新的监管框架下实现净值化转型,所以未来结构性存款并不会呈现大规模增加。

大额存单料受欢迎

业内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