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地方的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wti)期货的活跃度远超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合约。

随着美国接近纪录的1004万桶的日产量,2017年所谓的“wti”期货交易量和布伦特原油期货交易量的差距达到了至少7年来最大。

十年前,国内产量下滑和美国出口禁令意味着wti发挥的作用主要是反映美国的库存水平。

pimco投资组合经理gregsharenow称,曾经有一段时间,美国与全球市场脱节。gregsharenow共同管理着超过150亿美元的大宗商品资产。

两个变化推动了美国基准的复苏。其一是页岩油生产的繁荣,这催生了大量试图通过期货合约来对冲利润的小型生产商。其二是两年前,美国结束了其长达40年的原油出口禁令,使得wti对全球贸易商和发货人更加有用。

到2017年11月,美国出口均值达到每天110万桶,这一数字在去年第四季度升至每天160万桶。2016年时,该数字仅为每天59万桶。

随着美国产量和出口的增长,购买美元石油越来越多的全球企业正通过在美国金融市场交易来抵消他们的风险敞口。这也给予了美国页岩油厂商更多锁定他们自身产量利润的机会。

美国页岩油繁荣重新点燃了世界两家最大交易所运营商——洲际交易所(ice)和纽约商业交易所之间的战火。纽交所已经在2008年被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集团收购。

对ice和cme来说,能源均代表着第二大收入来源,仅落后于股票和利率交易。ice总部位于亚特兰大,但在其2001年收购了伦敦国际石油交易所及其布伦特期货合约后,其便以欧洲合约而闻名于世。_____1亿手美国原油期货合约在cme的纽约商品交易所换手,远多于ice布42亿手。

最新可得的年度数据显示,2016年,包括wti在内的能源9亿美元的利润。2016年,仅布伦特原油期货和期权一项就为ice贡献了近3亿美元的收入。

据交易所数据,2011年以来,wti期货的35亿手,布伦特期货的09亿手。

cme已经表示,存在着全球范围内美国基准用得更多的“明显趋势”,部分是由于那里产量的增长以及支持布伦特交易的北海原油相对停滞的产出。

cme能源研究和产品开发的总经理owainjohnson称,这让更可能用wti进行原油期货交易。

他表示,相比布伦特,你对于未来五年wti看上去会是什么样有更多了解。

ice执行长jeffreysprecher并不认为wti的全球影响力正在上升,称这种说法是一种宣传伎俩。

出口上升吸引买家

美国原油期货流动性的增加部分源自国内页岩油厂商对冲的上升,也源自2017年推动未平仓合约升至新纪录的海外兴趣的增长。

据cme集团的数据,美国以外的wti期货日均交易量在2017年同比增长了近40%。眼下wti期货当中海外交易量占到cme日均交易量的约30%

rbccapitalmarkets驻纽约的能源策略主管michaeltran称,由于美国出口和产量的上升,wti正重新夺回世界上最重要原油基准的头衔。

然而,全球购买者称,美国合约可能不得不进行改变以反映休斯顿等出口枢纽的价格。当前,wti合约与俄克拉荷马州库欣内陆储存中心可交付原油相关联。更多的供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