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相对低迷的情况更激发了市场对于欧洲央行进一步宽松的想象空间。不过具体如何,还要待到5月8日的议息会议,重重疑云才会最终拨开。

鉴于欧元区通胀不断下滑,欧洲央行(ecb)进一步宽松的压力陡增。除了“口头干预”,似乎是时候该亮出真刀实枪了。面对分化严重的欧元区大家族,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mariodraghi)对“工具箱”中的繁多选项又将如何抉择?

4月30日欧盟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欧元区47%。尽管45%的增幅实现扩大,但仍8%的增幅。由于今年复活节比往年明显较晚(去年在3月底),欧元区3月cpi数据创逾4年新低。4月数据公布后,欧元/美元瞬间3775。

4月cpi数据被认为是欧元区宽松风向标,此次相对低迷的情况更激发了市场对于欧洲央行进一步宽松的想象空间。不过具体如何,还要待到5月8日的议息会议,重重疑云才会最终拨开。

负存款利率或弊大于利

德拉吉于上周承诺:“如果欧元汇率进一步上升,央行或将会采取行动,包括实施负存款利率。”

所谓负存款利率,就是指欧洲央行可能将边际存款利率降至零以下。换言之,银行必须为隔夜存款付钱。

然而,负存款利率的实际收效仍受质疑,这主要因为负利率的影响具有较大不确定性,且其对刺激欧元区信贷供应帮助有限。

其实在2011年推出第一轮ltro效果欠佳的情况下,欧洲央行甚至在去年四季度1%的“负存款利率”,鼓励银行放贷,解决市场流动性不足问题,进而能够刺激经济增长。

近期,欧央行官员也多次透露,欧央行内部已经在就非传统的购债措施进行磋商,尽管短期内很难出台,但欧央行执行负利率的可能性极高。

然而,央行此举尽管可以抑制银行在存款账户上存钱,但并不见得就能使银行把钱借给私营部门。自从欧洲央行在2012年7月把央行存款利率下调至零后,欧元区对私营部门的贷款余额已经下滑了6450亿欧元。在此期间,央行存款账户上的银行存款也减少了95%。

那么这些处境尴尬的存款会去往何处?渠道如下:偿还来自央行的贷款,提前向政府支付税负,对客户的存款实施负利率鼓励客户提取现金,从央行购买外汇等等。

摩根士丹利(morganstanley)分析师近期称:“实施负存款利率或者结束证券市场计划(smp)冲销也只会导致欧元有限的贬值幅度。”

尽管暂停每周的资金回笼操作对稳定货币市场利率将带来短期影响,但这种影响不会持久,鉴于银行业可以从欧洲央行无限量借入资金,他们可能会保留额外的资金,然后减少从欧洲央行的借款,从而让货币供应基本保持稳定。

欧版qe言易行难

欧央行去年资产负债表收缩15%,不管2014年是执行非常规的购债还是执行负利率宽松,都极有可能扩表,这与近来欧央行官员频频表态可能推出可调节版宽松政策有关。

到目前为止,央行官员对欧元的口头打压收效甚微。要想真正撬动“倔强”的欧元,市场都对实施真正意义上的qe寄予厚望。不过鉴于欧元区成员国分化严重,顺利推行欧版qe可能仍是小概率事件。

此前德拉吉曾表示,欧洲央行官员们一致同意,若经济复苏需要支持,可以使用非常规工具。若中期通胀前景恶化,欧洲央行会进行广泛的资产购买。

不过,德拉吉并不认为欧元区面临严重通缩风险,表示央行能够通过有针对性的ltro(长期再融资操作)或abs(资产支持证券)购买计划来解决政策传导损伤问题。

不过,对于外界最为关注量化宽松(qe)政策问题,德拉吉并未给出进一步的明确信号,德拉吉只是强调,“如果欧元区中期通胀前景恶化,这会成为实施大范围资产购买。